||帮助中心
欢迎您,
彤光科技
BOE

发布时间:2019/5/13 11:10:45   编辑:dxl
提要: 5月12日,张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康得集团董事长、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中华液晶网人才频道全新改版

5月12日,张家港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康得集团董事长、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1.png

此前,*ST康得(以下称“康得新”)因122亿银行存款去向不明被深交所二度问询。5月10日晚间,康得新披露对深交所第二份问询函的回复,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与康得新订立的《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账户资金集中采取实时集中方式归集到康得新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

除了上述122亿,公司子公司与中国化学赛鼎宁波工程有限公司的一笔21.74亿预付设备款项也被质疑,独立董事在康得新2018年年报中表示,“预付21.74亿却连一个包装盒也没有见到”。独董质疑这是实质性的关联交易,并构成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此前有报道称,康得新实控人、前董事长钟玉曾在债券持有人大会上表示,股东挪用部分在100亿元以下,上市公司和大股东的钱放在一个资金池混用。康得投资集团挪用资金用途有二,一是投资碳纤维项目,二是股权质押贷款补仓,贷款的钱也主要用于碳纤维项目。

3月初完成董事会换届后,包括原董事长钟玉、原总裁徐曙等“老董事”全部离任,取而代之的是康得新“旧臣”肖鹏、“中植系”余瑶以及“宝能系”侯向京等人。

多少资金被占用成谜

其实,此事去年已发酵。负责康得新相关案件的法院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2018年12月,在康得新债务危机爆发之后,多家法院冻结了康得新的银行账户,小王所在的法院也关注到康得新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银行存款。

而今年年初,*ST康得号称手握150亿货币资金,却兑付不起“18康得新SCP001”、“18康得新SCP002”的十几亿的债券,更引发市场对其货币资金的质疑。

随着公司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以及董事会更迭,此事被一步步揭破。

据年报披露,独立董事杨光裕、张述华、陈东无法保证本报告(2018年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具体原因是:康得新及其子公司账面显示其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存款余额共计12,210,067,986.20元,我们(上述独立董事)对此强烈质疑,原因是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执行,并且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曾经口头回复“可用余额为零”。

据年报披露,其董事、监事、副总裁等也无法保证年报真实、准确、完整。

4月29日,负责年报审计的瑞华会计所在审计报告中称,我们不对后附的康得新公司财务报表发表审计意见(即“无法表示意见”)。

审计报告显示,康得新2018年年末货币资金余额153.16亿元。对其中122.10亿元的银行存款余额,虽然我们实施了检查、函证等审计程序,但是未能取得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同时,上述审计报告披露,2019年1月20日康得新公司公告:在证券监管部门调查过程中,同时经公司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不过,康得新公司管理层无法准确认定公司存在大股东占用资金的具体情况,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也无法获取与上述大股东资金占用事项相关的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判断大股东资金占用事项对康得新公司财务报表产生的影响。

据年报披露,公司独董称,我们从任职的第一天起就反复要求管理层采取一切手段弄清这笔存款(122亿)是否存在,但很遗憾至今才启动投诉程序,并准备进行诉讼。

上述独董称,康得新与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违规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使得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在资金管理和使用上产生了混同,为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开启了方便之门。

其年报披露,其他应收款中关联方往来欠款额为29.04亿元。其独董则在年报中强调,年度报告中对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事实披露不充分。那么到底多少资金被大股东占用了?

除了上述122亿元,上述独董质疑:从2018年6月开始,康得新全资子公司张家港康得新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与中国化学赛鼎宁波工程有限公司签订的一系列委托采购设备协议,并使用募集资金向中国化学赛鼎宁波工程有限公司预付款项21.74亿元,至今却连一个包装盒也没有见到。我们质疑:为什么要委托采购而不直接采购?为什么要预付这么大一笔资金,这还叫预付款吗?合同中为什么没有约定交货日期?预付款项后对方一直没有交货,前管理层为什么没有采取措施?从注册会计师通过天眼查获得的信息看,这是实质性的关联交易,并构成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而截至2018年12月31日,康得新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人民币60.93亿元,相应计提坏账准备人民币12.28亿元,目前审计机构尚未完成对客户的走访和核实。“从应收账款的历史数据和回款情况分析,我们认为这些应收账款全额或大部分收回的可能性不大。进而对营业收入的真实性表示存疑。”公司独董在年报中强调。

《现金管理合作协议》浮出水面,谁为康得投资集团占资开了方便之门?

随着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询问122亿元银行存款的去处,控股股东、上市公司、银行 “口水混战”不断。

瑞华会计所在5月7日披露的关注函回复中补充说明称,康得新及其下属的三家全资子公司康得新光电、康得菲尔、康得新功能等四家公司于2018年年末账面显示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银行存款总余额为122.10亿元,网银记录显示余额与公司财务账面余额记录一致,但与银行回函显示的“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09亿元”不一致,而在向北京银行了解联动账户信息的过程中,北京银行工作人员在电话回访中未予回复。

同日,康得新回复深交所关注函表示,公司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货币资金拟用于以下用途,公司2018年度用于经营的资金需求量维持在50亿-60亿;公司光学膜二期已于2017年陆续投产,为该等项目运营做资金储备;公司为筹备海外布局,包括并购及海外合作进行了提前资金储备。为保持公司资金的灵活性,随时用于上述目的,该存款以活期形式存放。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与康得投资集团签署《现金管理合作协议》,根据《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账户资金集中采取实时集中方式,当子账户发生收款时,该账户资金实时向上归集,子账户同时记录累计上存资金余额,当子账户发生付款时,自康得投资集团账户实时向下下拨资金完成支付,同时扣减该子账户上存资金余额。账户余额按照零余额管理,即各子账户的资金全额归集到康得投资集团账户。

在深交所的追问下,5月10日,康得新继续公布了相关情况,根据《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康得投资集团与康得新的账户可以实现上拨下划功能,因此,康得投资集团有机会从其自有账户提取康得新账户上拨的款项。但是,由于康得新自己账户的对账单并不反映账户资金被上拨的信息,康得新没有内部划转的原始材料,所以康得新及其下属公司无法知悉是否已经发生了与康得投资集团的内部资金往来。康得新不排除公司资金通过《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被存入康得投资集团及其关联人控制的账户的可能性。由于康得新无法核查康得投资集团账户的现金流动情况,康得新目前无法确定公司资金是否已经被康得投资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康得新要求西单支行向监管机构和市场公开联动账户的全部运行情况。

对此,北京某律师事务所葛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法》第三条规定:“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第二十一条规定:“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违反前款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康得新与其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均为独立的企业法人,根据《民法总则》第五十八条的规定,法人有独立的财产权利,康得投资集团无权随意支配康得新公司的财产。康得投资集团作为上市公司康得新的大股东,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违规签订《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会使得康得新与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在资金管理和使用上产生混同,导致其违法占用上市公司康得新的资金。

根据《刑法》第一百六十九条之一的规定,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违背对公司的忠实义务,利用职务便利,操纵上市公司,无偿向其他单位提供资金,构成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指使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实施前款行为的,依照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处罚。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是单位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处罚。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的量刑标准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葛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

而大股东将上市公司作为提款机发展表外业务的情况在资本市场中似乎并不少见,某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一些上市公司将货币资金以银行存款或定期存款的形式存到银行,作为质押,另外贷款给控股股东,以承担质押的方式实现,不需要董事会进行表决,在年底会计师查询时,控股股东再以拆借过桥资金的形式将该笔货币资金补足,主要控制两个节点,即12月31日和年报前两天。在股市行情处于下行状态时,该问题爆发的几率非常大。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上市公司康得新股份85,141.47万股,占总股本的 24.05%,其中质押股份为84,953.00万股,占康得集团持有本公司股份的99.78%,占公司总股本的23.99%。

巨额占资流向了何处,看负债率85.55%的康得投资集团如何“玩”大项目?

康得新如此大数额的资金流向哪里,是投资者非常关心的问题。

据财新网2月2日报道,在债券持有人大会上,康得新及康得投资集团实控人、前董事长钟玉表示股东挪用部分在100亿元以下,上市公司和大股东的钱放在一个资金池混用。康得投资集团挪用资金用途有二,一是投资碳纤维项目,二是股权质押贷款补仓,贷款的钱也主要用于碳纤维项目。

企查查信息显示,2017年8月8日,康得投资集团、康得新与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了康得碳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碳谷”),其注册资本为140亿元,法定代表人为钟玉。

康得碳谷的相关信息显示在荣成市人民政府官网上,信息显示,康得碳谷科技项目总投资500亿元,分五期建设,2023年全部建成达产后,年产高性能碳纤维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复合材料3万吨,预计年销售收入达到1000亿元。2018年4月,2018年山东省重点项目公布,荣成市康得碳谷项目成功入选。荣成市人民政府官网显示,2018年8月,康得碳谷项目一期工程价值7000万美元的高性能碳纤维碳化炉抵达项目现场,这标志着康得碳谷项目由土建施工阶段逐步进入到设备安装调试阶段。2018年9月,康得碳谷总裁王永生参加首届山东儒商大会,目前,康得碳谷一期项目约投资104亿元,明年(即2019年)二季度将完成建设。2018年5月,康得新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2017年报告期内,康得新支付康得碳谷股权投资款20亿元。

但2019年上述项目画风突变。2019年4月,荣成市人民政府在回复《康得碳谷拖欠实习工资》时表示,康得碳谷因资金问题经营困难,所有员工工资均未按时发放,政府一直在协调康得集团筹措资金,目前资金已基本到位,近日公司将会安排陆续发放。

2018年10月29日,CCTV《晚间新闻》以“复合材料攻关让国产大飞机CR929飞得更远”为题,详细报道了康得马可波罗航空复合材料产业园奠基。钟玉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该项目)为我国大飞机战略的实施,形成重要的战略支撑。康得投资集团与意大利LEONARDO股份公司协力打造的航空复合材料产业基地落户张家港,康得航空复合材料产业园项目总投资300亿元,计划分四期,于2025年建设完成。一期项目投资50亿元,占地400亩,建设期2年。

据张家港当地人介绍,该项目仍是一片空地。5月10日,新京报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致电张家港保税区管委会,询问项目是否不做了,对方表示不清楚,随后给予另外一位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但致电后对方表示该人员已下班。

2018年5月,康得新曾公布康得投资集团的财务信息,截至2017年末,康得投资集团资产总额175.58亿元,所有者权益25.37亿元;2017年度实现利润总额1.08亿元,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2.62亿元。康得集团融资渠道主要为股票质押、发行PPN、银行贷款、经营现金结余和分红等收益。康得投资集团主要资产为长期股权投资83.49亿元、可供出售金额资产39.24亿元。主要持有的资产为上市公司股权,以及对碳纤维及碳纤维复合材料产业的投资。

上述两个碳纤维项目计划投资800亿元,截至2017年年末资产负债率高达85.55%的康得投资集团如何“玩转”如此大资金规模的项目?回看康得新的情况,有市场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康得新2018年底181亿的净资产来计算,扣去122亿“存放”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货币资金,再扣掉基本不可能收回来的21.7亿预付账款,公司的净资产实际上只有37亿。如果再计算康得新2018年对外提供的120多亿高风险担保,康得新实际的净资产已经基本为负。康得新的股价从2017年最高峰的26.67元/股,到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4.07元/股,投资者财富的缩水程度令人心惊。


想更便捷地了解液晶产业最新资讯?那就关注中华液晶网推出的微信公共平台吧!本平台将推送每日最新、最具看点的液晶产业资讯。微信平台使用帮助请关注后发送“help”。具体关注方式:微信关注“中华液晶网”(微信号:fpdisplay)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6.02K

评论区>>查看更多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液晶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